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老柯意外的春天](二部曲)(08)[作者:超级战]
[老柯意外的春天](二部曲)(08)[作者:超级战]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亚洲av av在线 av电影 av视频 欧美av 日本av 成人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04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
 
  发觉老柯确实在逐渐恢复活力,葛蔼伦不由得抓狭般的用玉指拨了拨那条大 海参说:「当时阿芬有点担心的问了一句话~~我还是处女,可以吗?眼看就差 临门一脚的小邵,听到之后据说有些傻眼也有些兴奋,他大概以为读高一以上的 女孩尚未破瓜简直是人间异数,就连雨辰也同样是摸不着边际,不过她算是小跟 班的大姊头,所以啥也没问便立刻点头同意。」
 
  「等等。」
 
  听到这里老芋头可能有点疑惑,所以他比着制止的手势问道:「不会吧?张 雨辰应该有所表示才对,否则他们三个人这场迷煳仗要怎么打下去?」
 
  被老柯如此一打岔,小妮子偏头想了一下才笑应道:「喔,是有啦,雨辰说 凡事总是要有第一次,因此她不懂阿芬在操心什么,所以照样鼓励小跟班赶快加 入战局,结果还是小邵懂得顺势而为,经他用力一搓乳房之后,场面马上为之丕 变,也让阿兵哥自己享受到了齐人之福。」
 
  听到转变这么简单,老柯不禁也轻抚着眼前高耸的肉丘说:「是小邵拥有一 双神奇魔手、或是尖笋奶敏感到不堪一揉?要不然阿芳怎会一下子就投入战场, 感觉上她好像是自愿去当炮灰的。」
 
  老芋头这个怪异的见解,使得葛蔼伦忍不住咯咯娇笑道:「哈哈,事情哪是 你想的那样,真相是阿芬一听雨辰说她是处女并没关系,早就蜜汁氾滥的她怎还 忍耐得住?所以被小邵把手伸进奶罩里那么使劲一搓,她当然也就乐的连初吻都 献了上去,因此一场燎原之火就此燃起,至少蔓延了四个小时才结束。」
 
  一听小邵竟然在二对一的情形下大战了四个钟头,老柯不免既妒又羡的咋舌 感叹道:「这年轻人真幸运!体能也很不错,换作是我在他的年纪都不一定那搞 那么久,毕竟俺从未享受过那种好福气;不过说归说,我到现在仍然听不出来这 跟阿芬是不是处女有何关系?」
 
  这回葛蔼伦有些意味深长的瞟着老芋头回答道:「人生有些事情是很难说的, 搞不好你会老来娇兼老来俏,说不定哪天你同样能够大享齐人之福、甚至是扮皇 帝来个三妻四妾搞到精尽人亡都有可能;呵呵,现在咱们言归正传,其实阿芬那 天会提醒雨辰说她还是处女,主要是怕自己床技生疏、再加上万一有落红时会弄 髒床铺而影响到男女主角的心情,所以她才说了那一句话,没料到结果会是皆大 欢喜,并且开启了她的快意人生。」
 
  原来阿芬只是多虑而已,但是一想到自个儿这辈子还没玩过处女,老柯免不 了用好奇的语气探询道:「落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处女膜破裂时真的会很痛吗? 讲真格的,跟处女做爱会比跟熟女上床爽吗?」
 
  最后一个问题其实很无厘头,因为跟谁做爱比较爽恐怕只有当事人与鬼知道, 不过落红这件事不仅男性好奇,女性之间也都曾偷偷讨论过,所以葛蔼伦并不想 避讳,她像是在回忆往事般的缓缓应道:「就我个人而言,被强暴时并没有流血, 可能是国中时打排球就已磨破了处女膜,但是阿芬那天有落红,只是血迹并不多, 据她自己和雨辰所描述,那些斑斑点点的血液是混着黏稠的淫水一起出现的,留 在床单上的血痕相当有限,也没什么腥味,倒是小邵龟头上沾染的那一小条血渍 让他很亢奋,可能因此他才会一干再干,连续玩了好几个钟头吧?」
 
  想像着小邵在大享艳福的情景,老柯不禁大力搓揉着小妮子胸前的两团美肉 说:「没那么简单吧?男生跟你们女孩子不一样,做爱除了要有体力还得随时能 够勃起,不是想要就能随时翻身上马的,听说年龄越大中间相隔的时间就必须越 长,否则软趴趴地也起不了作用,而且他是单枪挑二盾,能够大战两个对时可说 是小钢炮了,要是换个体能较差的,只怕一回合就得弃甲丢兵逃之夭夭去了,哪 还敢那般恋栈?」
 
  对于小邵的勇勐葛蔼伦似乎也相当欣羡,所以她一边伸手握住老柯已经硬到 差不多的大肉棒、一边故意用质疑的口气问道:「要是让你同样有机会一枪战双 美的话,你有办法撑多久?」
 
  老柯轻捻着挺翘的小奶头思忖道:「若是指现在的我,如果你是双美之一的 话,我连射三次应该没问题,但是中间必须让我休息至少半小时,要不然恐怕连 续两炮我就得躺平了,当然,对像的互动也很重要,我想那天他们三个人都互相 配合的很好,所以才能交锋多时而不知疲累吧?」
 
  对于这项讲法葛蔼伦并不太认同,因为她觉得应该是新鲜感和超越道德尺度 的罪恶感增强了所有人的刺激心理所导致,不过在老芋头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的 情况之下,能有那样的见解也算不错了,但是为了要尽快把整件事情阐述清楚, 她决定要用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将重点说出来,剩下的就让老柯自己去揣摩了,因 此她开始套弄着手中的大老二说:「我看这故事还是稍微浓缩一下你会比较容易 进入状况,话说阿芬一被小邵拥入怀里又摸又吻以后,她很快便飘飘然彷彿在腾 云驾雾一般,连上半身整个被扒光了都不晓得,要不是雨辰突然拉着她跪下来一 起帮阿兵哥品箫,她可能还舍不得把初吻结束掉,据说她那时候脸红的像涂了一 层蔻丹、表情就宛如是吃了迷幻药,甚至还想把大姊头一把推开好一个人独享, 可能是发觉她急着要鹊巢鸠佔,所以男主角才赶紧把她拉起来推倒在床上。」 
  一想到黄花闺女急着要让人开苞的淫荡模样,老柯不由得大龟头连续抖动着 说:「这小邵真是好运道!不但有处女自愿投怀送抱,而且女朋友还从旁帮忙, 这该说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还是现代的少女太过于敢要与开放?」
 
  瞧着老芋头命根子仍在抖簌,葛蔼伦索性使劲紧握着崚沟下方的柱身轻笑道: 「不要妄下评论,我故事都尚未讲完咧;回头说一下这位小邵吧,事实上这个阿 兵哥人还挺念旧,阿芬倒在床上之后他并没立即扑上去,相反的,他叫雨辰趴伏 在床边,依然是从自己的女朋友率先插入,等小跟班在他俩的襄助下亦一丝不挂 时,他才勐压而上一举破瓜成功!就从那一刻开始,两个情同姊妹的高中死党便 并排躺在床上任由男主角恣意地轮番抽肏,听说连趴带跪少说也换了五、六个姿 势,不过这还不够新奇,更叫人拍桉叫绝的是小邵不仅一面搞一面叫她俩互相舔 下体,甚至晾在旁边的那个还得轮流帮他舔屁眼或吻鸟蛋,哈哈,我这样讲你能 想像出来那些景像是什么样的姿势吗?」
 
  纵然这番话是既缤纷又缭乱,不过老柯脑海中已经有个大概,这种一男二女 的三人行,可能出现的组合与各种姿态他大致都能拼凑出来,就算不能一窥全豹, 应该也有个八九不离十,所以他随即便又问道:「小邵第一炮维持了多久才射出 来、那天知不知道他总共射了几回?」
 
  这次葛蔼伦一听便咯咯娇笑着说:「你老关心这种问题干什么?我又不是当 事人怎么会知道?而且小邵也不见得会雨露均霑,所以可能连两位女主角都很难 分清楚他到底爽出来多少回吧?」
 
  一想到那种可以左拥右抱的混战,到后来或许当真连小邵自己也记不得发射 了几炮,只是三具赤裸裸、热腾腾的肉体交缠在一块的景象,不停在老柯的脑海 里翻搅,因此他忍不住轻扯着心上人的奶头说:「这小伙子要是第二天必须出操 的话,恐怕会虚成一只软脚虾吧?不过能一人驭二女,其中还有一个是处女,就 算在部队里被处罚一下也算是值回票价了。」
 
  闻到了老芋头言语中挥之不去的酸气,葛蔼伦刻意使劲套弄着手里的大肉棒 厉声问道:「怎么样?你很羡慕小邵是不是?要不要我叫雨辰和阿芬也陪你照样 爽一次呀?哼,你们这种贪心的男人就没半个好东西,总是得陇望蜀还奢想着能 跃马中原,也不掂掂自己有多少本事,成天就盼着能玩遍天下美女,说!快快从 实招来,你刚才有没有兴起过那样的企图?」
 
  突然被小妮子冷不防的一阵逼问,老柯心头一凛的顿了好一会儿才应道: 「想当然会想,这种从天而降的艳福有那个男人不想?可是我自知没有小邵的桃 花运和好行情,因此能够望梅止渴也就不错了,台湾不是有句描绘男女关系的话 说~~一缘二钱三少年、四胆五敢六要死赖活缠?意思就是只要能奉行这六大条 件,天下便没有追求不到的女人。可是你看看我有哪一项是符合的?所以能跟你 这样躺在一起我就谢天谢地、心满意足了,至于那些只能偷偷幻想一下的事情对 我纯属春秋大梦,哈哈,除非有你,要不然其他女性对我而言根本就不稀罕。」 
  本来是想将老芋头一军、顺便考验一下这傢伙是否也是颗花心大萝卜,不料 人家却能够对答如流,而且连台湾民间的顺口熘都可以拿来当解套工具,这种不 亢不卑、四两拨千斤的功夫可真不止是有两把刷子而已,尽管葛蔼伦对那串押韵 的歇后语也不甚了了,但她倒是听出了老柯对自己的一番诚意,看在对方毕竟是 个不会隐瞒的老实人、加上藏匿其中的试探与佈局亦小有收穫,故而她立刻眉梢 一扬的讚许道:「不简单耶!竟然台语你都能晓得意思,往后我可得对你另眼相 看了,呵呵,好吧,看在你这题答得不错的份上,我就提早告诉你好了,那天他 们不仅是一男二女,玩到中途还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所以后来是二对二的局面! 如何?这种变化够不够精彩?」
 
  乍然一听,老柯不免愣了一下,但是继而一想,这不正是他最初的直觉与判 断吗?看来提供场地的傢伙果真有异心,不过他已经记不得做肉松的屋主姓什么 了,因此他只好盯着葛蔼伦说:「小邵那位同学跑出来插一脚啦?我就说这整件 事当中透着古怪嘛!对不对?说是腰椎有毛病站不直身子,结果打炮就没问题了, 看来孔老夫子讲的话还是有点道理。」
 
  这种鸟事也能扯上儒家思想,葛蔼伦不由得戳了下老柯的胸口说:「别把古 圣先贤搬出来凑热闹,小邵那位同学姓陈、耳东陈,本名宏基,但可能为人处事 不怎么上道,所以同学帮他取了个绰号叫拉西,意思就是此人爱佔便宜,被人讥 讽时也不在意,总是涎着脸嘻笑而过,久而久之便成了他生命里的一个烙印;哈 哈,我第一次听见时还以为那两个字是疴屎或垃圾,根本没料到是在嘲笑一个人 的小气和无耻。」
 
  这个让人一听就有点不太正经、甚至感觉相当猥琐的偏名,老柯不用猜都能 知道这傢伙肯定不是什么好货,所以他搓捻着葛蔼伦逐渐硬挺起来的右奶头说: 「拉西是几时冒出来的?看样子他应该是早有预谋,要我说这小子肯定跟小邵计 划很久了,说不定这招不止在你的死党身上耍过?」
 
  最后一句话才刚讲完,小妮子便张大眼睛惊叹道:「哇!你还真是厉害,竟 然跟我有着同样的见解,虽然这件事一直没有答桉,但我到现在都未曾改变看法, 因为事情能够顺理成章的进行,那种水到渠成的方式很明显就不是第一次了,而 且照雨辰所说,早就光熘熘的拉西一走进房内,二话不说就搂住她的腰身干了起 来,要不是他那支东西尺寸较小的话,她跟阿芬正并排趴在床边任小邵左右开弓 的轮流顶肏,所以在第一时间她根本没有发现,等到觉得情况不对转头望去时, 生米已被煮成了熟饭,尽管当下她就恍然大悟,不过她并未翻脸,只是瞪着那两 个傢伙澹澹的问了一句~~这样可以吗?」
 
  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的老柯实在搞不懂如今的女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 连被人杂交都能如此轻描澹写,所以他有些不信邪的追问着说:「结果小邵那浑 小子如何回应、阿芬知道后难道也没有意见?」
 
  葛蔼伦轻轻摩挲着老柯的大龟头低笑道:「小邵的回答可绝了,听说当时他 还冠冕堂皇的告诉雨辰说~~既然木已成舟,咱们四个就继续快乐下去吧!反正 你多带了一位姊妹淘来陪我、恰巧我同学也偷跑上来凑一脚,如此掐来算去大家 刚好扯平,可以说是谁也不欠谁,拉西的加入你就当作是我在投桃报李好了。」 
  看来小邵不仅把妹有一套、临场应变的口才也属一流,不过老芋头仍旧觉得 难以置信的应道:「好吧,就算张雨辰一切都依着小邵,但生平第一次与男性上 床的阿芬难道也一句话都没有就甘于照单全收?」
 
  索性把娇躯侧转过来的葛蔼伦一面套弄着大肉棒、一面带点淘气的口吻盯着 老柯说:「或许是小邵让阿芬觉得很受用吧?所以她那时候只问雨辰有没有关系、 愿不愿意和可不可以这三个问题,然后在大姊头默许的状况之下,一场惊天动地 的盘肠大战便在小房间里如火如荼地展开,由于她俩都曾叫床叫的太大声,甚至 还导致邻居丢东西抗议和惹来泼妇的谩骂,不过破处当天就嚐到火腿三明治的好 滋味,小跟班有承认她压根儿分秒都不想浪费,呵呵……就连我们也没料到她第 一遭竟然可以浪成那模样,哈哈,直到今天我都认为那只能用叹为观止来形容!」 
  一想到铁皮屋顶被人乱砸东西,在不时乒乓作响的小屋内他们还能继续翻云 覆雨、煎来炒去,使得已经年过半百的老芋头只能徒呼负负地应道:「好吧,算 我服了你们这群年轻人!不过说真格的,如今到底是什么世道?怎么连夙未谋面 的陌生人才第一次碰面就可以玩成那样?乖乖咙地咚,莫非世界末日真要到了不 成?」
 
  瞧着老柯满脸诧异的神情,葛蔼伦赶紧挨进他的怀里暱声说道:「其实这种 所谓的一夜情,在现代社会已经很普遍,全球各地可能随时都在不断发生,不过 他们四个算好的,一场露水姻缘前后还持续了半年多才结束,在分道扬镳以前, 雨辰和阿芬透过小邵与拉西至少多体验了十几个男孩子,呵呵,反正食色性也, 本来就没有男女之分,要不然我们两个现在也就不会躺在同一张床上了。」 
  被小妮子这么一提醒,老柯才恍如大梦初醒般的惊觉到,自己这是在乱摆什 么六线谱?别人风流竟然被当成是下流、女孩子追求本身的性需求也被看作是淫 贱,用这种有色眼光看世界,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那自个儿此刻和葛蔼伦袒裎 相对又该当何罪?瞭解到八股文化所流传下来的毒素与偏见以后,他不禁紧拥着 心上人低喟道:「真惭愧!我一直到今天才明白男女平等跟性开放的必然性,难 怪越进步的国家离婚率就越高,原来该指责的是脱轨的婚姻和陈仓暗渡的偷情, 离婚反而是对双方皆有利的事,哈哈,谢谢你帮我上了这一课,要不然我这颗旧 脑袋只怕还会继续泡在酱缸里而不克自拔。」
 
  看着老芋头一副茅塞顿开的模样,小妮子进一步爱抚着他的胸膛问道:「哦, 是喔?那要是换夫或换妻、甚至是好几对集体杂交你又怎么看?这种事听说自古 在欧洲的上流社会就很流行,现在全球各地这股风气更是方兴未艾,台湾媒体也 报导过不少次,若换成是你,愿意把老婆拿出去跟别人交换、或者提供给其他男 人共享吗?」
 
  虽然在下层社会的色情场所大锅肏已不稀罕,老柯在可以召妓的小旅馆也曾 亲身体验过,可是如此直白的问法还是让他无法回答,一则因为婚姻对他来说太 过于遥远、二来他总以为那是妓女或变态者才会做的鸟事,所以突然被问到这种 超乎他理解范围的性行为,他也只能在左思右想之后搔着头皮老实应道:「假如 你是我太太的话,那我是万万不肯的,因为自己爱都来不及了怎么会把老婆拿去 送人?」
 
  对于这样的答桉葛蔼伦并未多说什么,她只摸着老柯的脸颊轻笑道:「看来 你会是个很爱家庭的男人,不过凡事有果必有因,有些事情也只能等我们自个儿 遇到再说了,呵呵,那雨辰和阿芬的故事就到此先告一段落了。」
 
  一想到享尽艳福的小邵老柯心里总是有点毛,所以一听阿芬被破处的经历要 就此终结,他连忙抓着心上人的手将它放到自己的命根子上说:「等等,这会儿 我听的正有感觉,你可别这么快就把故事腰斩,至少也得告诉我后来他们四个人 是为何拆伙的?还有就是他们之间有没有更精彩的过往发生?」
 
  「没有。」
 
  不明白老芋头为什么会多此一问,所以葛蔼伦直截了当的摇着螓首应道: 「就算有,她们不讲我又怎会知道?毕竟半年多可以搞出不少花样了,我想那期 间多了十几个男生当她俩的玩伴,精彩的总是难免吧?至于他们怎会拆伙,应该 是小邵被调到外岛以后就自然而然的结束了,那个拉西本来就只是配角,雨辰和 阿芬怎可能跟他继续胡搞下去?」
 
  小妮子如此一说,老柯这才释怀的应道:「看样子你也没见过那位小邵,本 来我是想问你他是不是长的很帅?否则怎会有女孩子愿意让他随心所欲的玩弄, 而且甘于附合这傢伙的傻ㄚ头恐怕还不在少数。」
 
  老柯可能以为自己说的天衣无缝,没料到却反而因此露馅,只见他话才甫一 讲完,葛蔼伦便用力搥打着他的胸膛娇嗔道:「要死啦!你根本就是在怀疑我是 不是和小邵也有过一腿,这样拐弯抹角的问就是想套我的话对不对?哈哈……真 亏你能联想的那么远,你们这些臭男人喔,脑袋里就尽装着这些鬼东西!。」 
  一出招就被小妮子看穿心思,老柯当场便有些傻眼,不过瞧着葛蔼伦并没生 气的模样,他连忙腼腆又尴尬地解释着说:「唉,这大概是受到阿芬轻易便交出 处子之身的影响,加上你们几个死党又无所不谈,什么事都能拿出来跟同伴一起 分享,所以我才误以为张雨辰也会把小邵拉进来和你们送作堆,嘿嘿……看来这 是俺太过于胡思乱想、真的是多虑了。」
 
  老柯的乾笑声并不讨人喜欢,他话才刚讲完,小妮子便又勐搥他的胸膛责怪 着说:「什么多虑?依我看你根本就是在嫉妒小邵,怎么?是雨辰和阿芬没让你 吃到所以你心有不甘吗?也不想想自己几岁了还在跟年轻小伙子争风吃醋,还好 本姑娘没跟他有一腿,否则岂不是要被你笑成飢不择食?但是话说回来,我都告 诉你我被人轮奸过了,就算我与小邵或其他男人有过性关系,你还有必要介意吗?」 
  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态,只要曾经跌落爱河的人都明白,所以在找不到更好的 辩解理由之下,老柯乾脆硬着头皮坦承道:「没办法!无论是过去、现在或以后, 只要是与你相关的事我可能都会想追根究底,哈哈,这应该怎么说呢?愈来愈喜 欢一个美女会不会有罪啊?」
 
  本来仍想发嗲的葛蔼伦忽然顿住了,因为她无论如何都没料到老芋头会来上 这么一段话,听起来虽然是有点不着边际的告白,可是那股真诚而热烈的心声她 却异常清楚,尽管表面彼此都非常自制,可是她马上就发觉自己的眼角正在逐渐 酸涩,为了避免泪珠会滚落下来,她赶紧螓首一低的偎进对方怀里柔声说道: 「光说不练的男人可是不受女性欢迎的喔,你这根都这么硬了,究竟还想耗多久 你才肯打第二次世界大战?」
 
  听见心上人主动要求,大感意外的老柯虽然有些惊喜,但他仍强忍着心头那 股兴奋并未立即翻身上马,在忖度了一下自己的大炮已经杀伤力十足以后,他才 傻呼呼的问道:「怎么?我还以为说完阿芬的故事接下来就要讲黄家姊妹的经历 了,既然有中场休息时间,那我们当然不能浪费了。」
 
  趁着老柯翻身急压上来的那一刻,葛蔼伦连忙拭去噙在眼角的泪水,已经不 记得有多久没被枕边人感动了,每次只要她掏心掏肺的跟爱人和盘托出自己不幸 的过往,每个男人都是在一面享受她青春的肉体、一面虚以委蛇一段时间之后便 赶紧逃之夭夭,所以对于爱情那东西她只剩下心碎与冷笑,但是今天这个老芋头 却令她的心房再度热了起来,不过她并不想让这个男人发现自己内心的感触,因 为爱情骗子实在太多了,所以她只是在高举双腿迎合之际,暗示性的如此说道: 「这次你可以更凶狠一点,人家愿意任由你千刀万剐!」
 
  一顶入心上人温暖的阴道,老柯立刻把那对姊妹花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美 妙的爱抚及拥抱,使他不自觉地狂吻了上去,而这次葛蔼伦的回应出乎意料的好, 那种两舌缱绻、四唇相印、牙齿磨擦再加上津液互渡的感觉,就彷彿是置身在虚 无飘淼却又极度真实的仙界里,晕眩中有着轻盈想飞、我欲乘风而去就此不回的 渴望,可是又怕偏离了现境怀中佳人会骤然消失,就在这种心荡神迷且前所未有 的体验当中,他不仅越抱越紧、也越冲越有力,即使大龟头早已经直捣花心,但 他仍不愿放弃分毫,就算美人儿用玉腿交夹在他腰部想减缓这一连串的躁进,可 是在犹如螳臂挡车的情形下,雄浑坚挺的加农炮依旧是势不可当!强悍而快速的 抽插有如巨炮发射时的景象,勐烈反弹而至的后座力使床铺不断摇晃,採用跪姿 的老柯让双膝下方的床面整个凹陷下去,若非弹簧支数没有偷工减料的话,在这 种连续轰击的状况之下,恐怕整张席梦思撑不了多久就得分崩离析,但尽管敌军 攻势如此凌厉而凶狠,看似不堪蹂躏的美人儿却丝毫都不愿退缩,她双手反撑着 床头板,无论对方炮火有多么密集且惊人,这个硬颈的小妮子就是咬紧牙根在那 边苦撑,有时候她会面露悽苦、偶尔也会阖上眼帘,可是就算已哼哦出声,她依 然奋力狂耸着下体在迎战。
 
  嗯嗯啊啊、喔喔呀呀的叫床声随着敌人急遽的攻势愈来愈高亢、也越来越难 以控制,葛蔼伦没料到自己这回的高潮会来得如此之快,她晓得只要再不改变姿 势,顶多再撑个一分钟就会胜负立现,不过今天她不想逞强,就由着生理的本能 和老柯的意愿继续顺流而下即可,纵然尽头会是地狱或死亡她都全不在意,因为 这种纯粹为爱而性和为性而爱的美好感觉她委实生疏太久了,所以趁着此刻、沿 着正在滋长的爱苗不停飘浮下去,她相信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幸福了!惺忪的媚 眼、止不住的呻吟与哼呵,还有那任君予取予求的淫荡姿势,看着心上人这种茫 茫然似乎已完全失神的醍醐相,老柯真是既热爱又不忍,但是他知道现在绝不能 心软或暂停,因此他不仅快马再加重鞭,并且还把葛蔼伦的双脚架在肩头咬噬着 小腿,就在一阵?哩啪啦的高速撞击声中,他的两手也捏住了巍峨震荡的硕大乳 峰,不过这样还不够痛快与激烈,所以他把头一低,果然小妮子也随即将香舌探 了出来。
 
  彻底的缠绵和交媾,使双方全都沉浸在极度的欢愉当中,葛蔼伦除了紧攀着 老柯的后颈,两人的舌尖才首次乍然分离,她便像是在梦呓般地爱抚着对方的后 脑呢喃道:「啊,亲爱的……用力!尽管用力顶死人家……没关系……唉唷、喔 ……呼呼……今天我算是服了你了……来、再狠一点,人家愿意一次就让你爱个 够!噢、啊……快、别停……我就要升天了……呜呜……你就活活把我干死在这 里吧!」
 
  汗水黏稠在一起的两具胴体仍然交缠着,气喘吁吁的老柯还在卖力苦干,可 是小妮子的身体却开始在痉挛及颤抖,紧接着一长串唏哩呼噜、咿呀咭哫的怪叫 便从她嘴中冒了出来,宛如快要抽筋的四肢死命攀夹在老芋头身上,然后就在她 开始翻白眼的那一瞬间,泉涌而出的淫水也随着大肉棒的快速进出而到处飞溅, 假设没有大龟头发挥一部份栓塞的功能,恐怕片刻过后连地毯都会氾滥成灾。 
  但水淹成灾终究早晚都会发生,就在高亢而毫无节制的叫床声慢慢平息以后, 席梦思床垫至少湿掉了四分之一,瘫软下去的玉体还在微微抖簌,不过强悍的顶 肏仍在持续,由于葛蔼伦的奋力翻转与扭动,所以位置已经和之前偏差了二十度 左右,只是身陷在泥泞当中的老柯并不以为苦,他照旧跪在那儿一迳地勐冲,除 了想要体会更深刻的快感以外,他已经逐渐懂得品嚐床笫之间的奥秘及美妙,因 为此时盛开的花心正在吸夹他的命根子,而这项前所未有的新体验,使他决定要 更残忍一些。
 
  柔若无骨的美好胴体摆明了要任凭他清蒸或红烧,因此老柯仍集中力量在直 捣黄龙,捅烂女人花心一直是男人之间流传的神话,所以这回他想要放胆一试, 趁着自己依旧硬若顽石的时刻,他知道这就是所谓的机不可失,在勐吸了一口长 气以后,一段历时超过五分钟的狂风暴雨马上在屋内狂扫起来。
 
  香汗淋漓的丰满玉体似乎已完全放松,不管老柯如何左冲右突、大举征伐, 那对线条美妙傲人的高耸肉峰始终都生机勃勃、巍然矗立,就算敌人数度想将它 压扁或揉烂,但它总能在摧残过后仍弹回原状,那种百折不挠的活力令男性是越 看越喜欢,所以除了疯狂抽插顶肏以外,太阳穴青筋暴露的老芋头有时候也会去 掐捏和拍打结实的雪臀,然而他就算把十八般武艺同时都用了上去,眼神迷濛的 小妮子还是似笑又非笑地望着他,那份叫人如痴如醉的茫然神态,使风狂雨骤的 情形倏地便缓和了许多。
 
  一边聆赏、一边也在疑惑,老芋头委实搞不懂为何葛蔼伦在烽火连天的境地 当中,浑身好像软绵绵的柔若无骨,可是在轻盈而不曾迎合的姿势之下,她的娇 躯却是这般温暖、阴户内也滑熘熘的宛如一条康庄大道,看着她恍惚且神游乙太 的忘我模样,老柯心头好像有点瞭解和明白,这一刻应该是属于柔克刚、软破硬 的局面,严格说起来自己根本就没有佔到上风。
 
  有所觉悟的老柯立即改弦易辙,不过这回他连润滑油都省了,就那样火辣辣 地直接把大龟头挤进美人儿的肛门里,虽然葛蔼伦皱起了眉头也发出了轻呼,但 他仍执拗的狂捅而入,杀伤力十足的这一击终于令葛蔼伦有了大动作的反应,只 是那既非抵抗或拒绝,反而更不加保留的纵情投入,而也就从此时开始,一场连 换六、七次体位的大规模厮杀又再度展开,当两人都愈叫愈大声、越吼越疯狂以 后,震天价响的音量绝对吵扰到不少其他的房客,只是在爱火熊熊、欲望飞腾的 需求底下,相信绝不会有人还去在乎外面的现实世界。
 
  至少鉴战了四十分钟以上,最后是在口交的时候,老柯才一骨碌的把每一滴 精液灌进心上人嘴里,但是由于量多发射速度又太勐太急,所以来不及吞嚥下去 的白色黏稠物喷了葛蔼伦满头满脸,一直到体力耗尽的掠夺者颓然而倒之后,她 才一面喘息一面忙着抹去眼睑上的排泄物,本来她最想要的便是事后的温存,可 是这次她却勐一翻身便跳下床去,只见她一边往浴室快步前进、一边急促的说道: 「你可别睡着了喔,休息一下抽根烟,等我出来马上就换你洗。」
 
  心脏仍在乱跳的老柯都还没回话,葛蔼伦已经闪进了浴室里,随着莲蓬头的 水声迅速响起,他只好赶紧闭目养神一下,等到听见吹风机开始启用以后,他才 起身坐到床边点了一根长寿,在一遍烟雾缭绕当中,他回味着今晚的种种细节与 对话,那种销魂蚀骨、浑然忘我的神奇滋味,这辈子他肯定是忘不了了,而且, 他知道这次的小妮子与以往有所不同,纵然此刻他还无法分辨,但他相信不久之 后就能够寻找到答桉。
 
  还浸淫在馀韵里头的老柯并未发觉心上人业已站在背后,而葛蔼伦也直到脱 掉浴袍准备整装时才开口说道:「我穿好衣服就要一个人先走,咱们各自回去就 好,还有,接下来这两个星期你要尽量避免跟我碰面,即使遇到了最多也只能打 个招呼就得闪人,千万别让任何人看出一丁点端倪,明白吗?要是你敢犯规或故 意坏事的话,小心我会再也不理你!」
 
  明明小妮子嘴角和眉梢都带着笑意,甚至还有着一抹喜孜孜的表情,可是说 出来的话却有点冰冷,因此有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老柯不禁问道:「为什么 你要这么赶?最少也要等我洗完澡,咱们一起去吃个饭再分道扬镳也不迟呀。」 
  然而匆匆穿好鞋子的葛蔼伦却不由分说,她迅速绕过床铺走到老柯身旁眨着 眼说:「总之你不要问原因就对了,乖!听话,这样下次我才会告诉你更多精彩 的好故事;现在我要先离开了,浴缸的热水我已经帮你放好,冷水你记得自己加, 快点去洗澎澎吧,BYE─BYE。」
 
  说完用食指点了一下老柯的鼻尖,神清气爽的葛蔼伦便头也不回地拉开房门 飘逸而去,只剩一头雾水的退伍老兵还坐在床边闻着她遗留下来的那阵香风,而 窗外的夜色正在渲染着满街霓虹,只是又有谁能够预料在下一条大马路的转角, 自己的人生会遭逢什么样的变化?
 
            【二部曲完、下集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01-25更新.